梦回故乡
发布时间:2017-08-25  来源:  

    我的老家在青龙山南,姥姥的家在青龙山北,山南的地是我们村的,山北的地是姥姥村的,逢年过节的走亲,就是从山南到山北,再从山北到山南,青龙山就伴随着我的童年和节日,在脚步的丈量中丰满着,美丽着。 

    青龙山并不很高,从山底到山顶有三里路左右,周边几个村的耕地都分布在山周围。山地还算肥沃,土里掺杂着一些不大略带些红褐色的小石块,但并不影响山上植物的生长。记得四十多年前,伯父家堂哥堂姐都是尚未嫁娶的年龄,堂哥是大队青年技术队的队长,山上的果树是大队的副业,也是技术队的一项常规责任,每逢周末或是假期,我都会跟着大哥到山上转,他们侍弄果园,我们一群孩子就在山上的果树林里疯玩。春天里漫山的桃树,花香四溢,我们穿梭在桃林里,总听到大哥穿过树林的声音,“不要到处乱跑,不能糟蹋了树枝”,秋季里跟着哥哥姐姐们上山,名义上是帮着技术队摘桃子,其实是为了跟小伙伴们一起玩找个跟父母请假的理由,这时候技术队的青年们一边摘桃子,一边打情骂俏的嬉笑着,我们的快乐就是不被关注的找桃吃,这时候的青龙山就像我们的花果山一样,哪里的桃子又大又好,哪里就是我们的聚集地,叽叽喳喳的像一群麻雀,熟透了的桃子,扒去皮又甜又软,吃起来很过瘾。有谚语说“桃不伤人”,用桃子做午餐,竟也真的没有吃坏肚子。除了桃林里的快乐,还有一份期盼就是节日里的走亲,堂哥堂姐的姥姥家和我姥姥家是同村,每到年节,我们约着一起步行翻山同行。记得去姥姥家有两条道,山的东侧是一条很深也很长的山谷,山谷中间有一条满是细碎沙子的小路,从山底步行至半山腰,小心下滑到陡峭的山谷底部,步行二百米爬上坡就到了山北面,山下就是姥姥村了。山谷的两边大都是黄土坡,长满了一种茎叶很像麦子又比麦茎还高的山草,每到秋季,大人们都会把山草割回去,晒干后一缕缕的用麻绳打成“衫子”,可以夏天铺在地上乘凉,也可以给草垛挡雨。山的西侧还有一条较为平缓的山路,路的两旁长满了灌木,秋天走亲时,总会因为在酸枣从里磨蹭,让爸妈训斥,可是摘酸枣的快乐又总是会把父母的嘱咐忘在脑后,除了衣服口袋里红绿饱满的酸枣,还会顺路采摘些“颜酉”和“轻饽饽”吃,就在这样无忧的日子里,青龙山伴着我的童年,沉淀在心里,追忆在梦里。 

     等我大学毕业工作时,已是八十年代初了,再回到老家吃桃,已不用找任何借口和理由,大哥说,每家都分了山地,他和伯父的地种了桃和梨,还有几棵山楂和核桃,桃子依旧好吃,而梨也特别的脆和甜,伯父说这叫砀山稣。收获的季节,若是我们不回去,伯父总会带上刚摘的桃和梨,专程从乡下坐车给我们送到城里,中午饭边吃边听伯父和父亲聊着老家的大事小情,大队的机房让谁买了,小学和哪个村合并了,谁家盖了很多厂房了,山上泉眼的水,又甜又好喝了,山顶有石头可以卖钱了等等,伯父还把赶集卖桃的新鲜事说与家人听……,老人家的满足和日子里的美好都写在脸上,挂在嘴里。 

    七年前,父亲去世,遵从父亲的心愿,老人家安葬在青龙山前的公墓里。逢到忌日或是想念父亲时,弟妹们约在一起,开车回老家,步行至山上和父亲说说我们的心事家事和相思。父亲在老家,老家的屋和山便会常常入梦常常回。今年清明前夕,我和妹妹祭奠过了父亲,专程到山上转了一圈,依旧是桃花盛开,但没了漫山遍野成片的美,种植的也不尽是果树,荒芜的地方,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坑,像是身体上的疤痕,心疼又难看,原来的很深的谷底彻底的没了踪影,村民排队接水的泉眼,已经干枯,站到高处,(找不到山顶),不远处有一台挖掘机正在进行采石作业,一个面积近10亩的大坑就在眼前,石英石加工的粉尘在远处张扬着,一条挖矿而成的山沟近十米深,日久天长变成了一条贯穿山顶的东西通道……,登高望远,心旷神怡的感觉荡然无存,我梦里难忘的、充满快乐和美好的青龙山,竟是这样的满目疮痍?! 

    能让心里安慰的是阳光下新修好的309国道,东西向横穿山顶直通潍坊,白色的车道线画在黑色的柏油路面上格外分明,宽阔,敞亮,从这里到潍坊仅需20分钟,还有在建的济青高铁,已施工到山顶,现代化的施工技术让人目不暇接。让我和妹妹感念的,还有309国道与南面深沟之间,十几亩枝繁花茂的大片园林,男主人在给园林浇水,女主人带我们参观果园和他们的菜地。正是杏花未谢桃花盛开的季节,果园里蜂蝶飞舞,瓦房下有汽车和四只狗狗,这些聪明的狗狗们都不用喂食,每到饭点,都会到高铁师傅那里讨吃的,完了又尽职的回到家园,看我们如此的喜欢和热恋土地,主人盛情的邀请我们秋季再来,品尝果实,采摘他们自己种的蔬菜。多好的乡亲和村民!谢谢你们,给了青龙山这样美的一件衣衫! 

    让我们不解的,是紧邻的西侧,有几十亩荒地,没有树也没有庄稼,只有几间瓦房,果园的女主人说都荒了好几年了,有人买了去,准备开采石头的……,我的心头一阵紧缩,下面的话没听清。 

    青龙山,我的故乡我的梦,你用泉水和土地养育了先辈和我们,连土地下的石头也贡献了出来,你还有什么?!你还能拿什么养育你怀抱里出生的子孙后代?!你把自己贡献的体无完肤,儿女们看了怎会不心疼?!亲亲的大山,梦里的故土,我是你的孩子,我长大了,我要把美丽和青春还给你! 

    又是一年桃花开,我站在山顶高高的观景台上,放眼远望,青龙山犹如繁花织成的锦被,高架桥上的动车,国道上的汽车流,交叉在一片花海里,娇美的桃花林,纯洁的梨花园,黄黄的油菜花海,旖旎锦簇的樱花树,刚刚含苞的牡丹园,返青摇曳的杨柳枝……,山顶的大坑变成了清澈的水库,水里小船荡漾,四周桃花倒映,孩子们的欢笑不绝于耳,看不尽的是美景,留在心里的是感动!让我感念的园林主人在向游客诉说着他们的百花谷计划……,笑声中梦醒了,原来,是饮马镇领导的旅游整体开发规划——青龙山被纳入了景区!这不是梦,不远的将来,会变成现实! 

  

王冰梅 

    
打 印】  【关闭本页